<progress id="7ymza"><track id="7ymza"></track></progress>

    <progress id="7ymza"></progress>

  1. 美文精选网(www.aacc33.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无畏》《楚门的世界》(6)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01 22:1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楚门的世界》保持并发展了《无畏》中质疑及自我反思的特质意力集中于孤立的个体,此个体受制于他人,却寻求自身的意义。《无畏所继承的、威尔1970年代影片风格和主题的一贯性,在《楚门的世界》中也清晰可见。《无畏》最接近《最后大浪》,《楚门的世界》则让人联想到《三人行之迈克尔》(小青年反叛父权统治),《吞噬巴黎的汽车》(描写一个受外部控制的社会,此社会基于并受制于一个秘密,很像1950年代科幻小说)和《霍姆斯塔尔》(描写一项开发性的实验,此实验有害于毫无防备的无辜个体)。威尔隐喻、互文本及自我参考风格的拓展,使《楚门的世界》这部明确的高预算制片厂作品,增添了作者特征的“签名

    《楚门的世界》近乎未来景象的布景,也许使它对早前科幻电影的模仿合法化,但同时也强调了“楚门秀”( The Truman Show)本身明显的怀旧情调。如同“经典”的“欢乐谷”系列,克里斯托24小时的纪录一肥皂剧确立的是传统保守的价值观,尽管它完全是现代科技化、商业化的运作。如同《死亡诗社》中,对冷战保守主义的开掘联系着1980年代的政治倒退样,“天堂岛”是对1950年代田园生活的再造,在它反思性的引用中包含了对当代社会的观察:

    路人笨拙、虚假地迈着冷漠的步伐在那里兜圈子,就像老B级片中的临时演员那样。他们的衣着、发型,女人们的妆容都是稍显夸张的1950年代样式…电影复活了那个年代的多疑妄想症,但却改变了它的方向。楚门复活了《天外魔花》( The 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又译《人体异形》)中的英雄……

    对唐·西格尔( Don Siegel)电影的参考在最后的追捕场景中尤为明显一演员和群众演员组织起来扫荡街道、寻找楚门,以防他逃走。

    电影在讽刺当代电视及其观众的同时,对美国人狭隘地方观念的批判也相当明显。作为潜意识控制因素侵入楚门世界的报纸标题和广告(怀疑旅游的必要,问“谁需要欧洲?”并确信天堂岛是“地球上最好的地方”),回应着《三人行之迈克尔》和《吞噬巴黎的汽车》中慷慨陈词的演说,反映了美国人持久的孤立主义。与她解放楚门的行动相联系,劳瑞/塞尔维亚房中的海报和标语—“废止媒体操控”,“谁是下一个,我们的孩子?”一回击了这些言论。威尔还将天堂岛的表面朴素、实质褊狭,与1990年代美国围墙高筑的房产的普及之间作了类比。2《楚门的世界》对怀旧的质疑、对顺从的批判与威尔以往影片对体制的疏远及幻想的破灭是相一致的:《楚门的世界》紧扣了婴儿潮时期的怀旧情绪。《楚门的世界》的反鸟托邦与彼得·西格(PeteSeeger)的摇滚专辑“小盒子”密切相关;金·凯瑞的自我发现也恰是“敏感男孩逃离小镇压迫”寓言的又版本,嬉皮一代的电影制作者又回来了……《楚门的世界》也可看成是在未来背景下回顾1960年代问题的一次简单尝试。

    通过旧日媒体来批判过去和现在,这也是影片《欢乐谷》的核心瑞·罗斯的影片开头首先是一段声音蒙太奇,随后是同时期电视节目的蒙太凯奇画面:新闻报道,脱口秀,体育,广告和传教。频繁的频道更换被“电视时间”网的预告片取代,这个电视网只放映“黑白时代的旧东西”,而这些旧东西是“可以取悦全家人”的。《欢乐谷》马拉松般的情节的核心焦点是—“家庭价值”!即权威的父亲下班回来向他的家庭主妇妻子问候,丰盛的家庭菜肴,夫妻分床象征的“安全的性生活”。肥皂剧提供了一个并不存在的田园诗般的过去,这个过去与现时的保守、猜忌几乎是不可分割的组镜头再次强调了这一点:教师告诉学生他们的未来有多么令人沮丧失业、艾滋病毒、全球变暖(可以联想到《死亡诗社》中一连串课程的段落)。当两个1990年代的年轻人戴维和珍妮弗被带到“欢乐谷”的世界,他们的影响和经历开始对这一切产生怀疑。珍妮弗的前卫态度给性观念压抑的居民们带来大混乱;戴维的偶然越轨也把一成不变的小镇搅得天翻地覆。结果是,过去优先选择的单调黑白变成了五彩斑斓的绚丽色彩。剧中,1960年代的音乐、汽车、时尚入侵到1950年代沉着庄重的社会,激起独裁统治的激烈反对和镇压。色彩在剧中的蔓延,一开始似乎被性的释放和认知所刺激,但随后即以热情、义务作为加速动力,这两者取代了之前居民的顺从和暴徒的冷漠。珍妮弗发现,精神的喜悦远胜过肉体的欢愉。戴维,作为教徒的他与贝蒂心领神会(我们看到他提前预料到她的话),当他保护贝蒂抵御“色彩”的歧视时,他获得了人生目标和责任。在拍摄欢乐谷镇长时所用的低角度拍摄和暗调光线,令人联想到黑色电影。这个镇长逮捕了戴维和贝蒂的情人比尔。他们经历了欢乐谷有史以来第一次审讯,作为对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UAC)的效仿,这次审讯也是注定不需要律师的。但是,镇长对色彩蔓延全情投入的仇恨,加速了他自身的彩色化,小镇的变化是无处不在的,并且,无法挽回。

    当他们真正有机会返回现实世界时,珍妮弗选择留下,并进入剧中世界的大学学习。戴维回到家,他像在剧中安慰贝蒂一样安慰他离婚的、抑郁的母亲。“欢乐谷”中“色彩”的作用及意义是暧昧模糊的(作为公民反抗青年人反体制的寓言,但同时也作为所有政治派别隐秘情感或意见的表达),使得接下来的叙事具有不确定性。最后的场景中,贝蒂坐在公园的长凳上,两边分别是她的丈夫乔治和情人比尔,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尽管1990年代青年的出现迫使欢乐谷发生变革(与美国历史进程相平行即认识到紧张、冲突和偏见),但过去的保守主义仍旧影响了当代青年(驯服珍妮弗、提拔戴维成为敏感的家长,无论在田园化的虚构家庭中,还是在机能紊乱的现实家庭中,取代无效或缺席的父亲)。隐藏在田园诗般怀1媒体背后的压制性的保守主义,也通过“最钟爱的经典,小镇生活的赞美诗—照亮我回家的路’”等此类电视节目,强加在楚门身上。

    链接:《寻找楚门: 彼得·威尔的世界》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二章:《悬崖上的野餐》(1)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3)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4)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5)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6)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7)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8)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9)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10)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11)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12)

    《彼得·威尔的世界》第五章:《死亡诗社》《绿卡》(13)

      美文精选网
      大发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