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7ymza"><track id="7ymza"></track></progress>

    <progress id="7ymza"></progress>

  1. 美文精选网(www.aacc33.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奥逊·威尔斯《历劫佳人》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12 13:3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你可以把奥逊·威尔斯的名字从这电影的演职员表中去掉,那不会有任何区别,因为从第一个画面开始,从演职员表开始,我们就能很明显地看出,摄影机背后站着的正是“公民凯恩”。

    《历劫佳人》( Touch of evil)从定时炸弹的时钟镜头开始,一个男人将它放在了一辆白色汽车的后车厢中。一对夫妇走进车子,启动,我们跟着他们走遍全城。所有这些都是在影片正式开始前发生的。安装在摇臂上的摄影机跟丢了汽车,在它从一些建筑后经过时又重新找到了它,时而跑到它前面,时而又从后面赶上了它,直至我们等待的那声爆炸声响起。

    画面被广角镜头故意扭曲,制造出一种背景中的不自然的清晰度和诗意,当一个男人走向镜头时,他看似才走五步便跨出了十米远。整部电影中,我们一直都处于一个幻想世界中,剧中人不是穿上了神行太保的鞋子就是坐上了阿拉伯的飞毯。

    有些电影是由无能的愤世嫉俗者拍摄的,就像是《桂河大桥》和《百战雄狮》( The Young Lions),那样的电影就是骗人,拍出来是为了讨好那些离开影院时带着更好的自我感觉或觉得自己学到了什么的观众。还有些电影来得深邃和高超,由一些诚恳和智慧的艺术家在毫无妥协的情况下完成,他们宁可令观众感到不安而非安慰,宁可吵醒观众而非让他们安眠。看完阿兰·雷奈的《夜与雾》走出电影院时,你不会觉得感觉更好,你会感觉更糟看完《白夜》或《历劫佳人》走出影院时,你会觉得自己比之前更笨了,但却获得了诗意和艺术的满足。这些才是真正的电影,令我们自己对那些庸才拍摄的陈词滥调所持的宽容态度感到害臊

    嗯,你可能会说,有必要对这部电影说上那么多吗?这么个简单的侦探故事,威尔斯用八天时间就写了出来,而且他还不具有最终的剪辑权,之后还被加上了半打他当初拒绝拍摄的解释性镜头,一部他“受雇”拍摄的电影一部他拼命要去划清界线的电影。

    这些我都很清楚,但是,某天晚上忽然挣脱锁链的奴隶,其价值远胜于那些根本不知道自己被锁着的人;而且《历劫佳人》也是你能看到的最自由的电影。在《抵挡太平洋的堤坝》( Barrage contre le Pacifique)里,雷内·克莱芒有着完全的控制权;他亲自剪辑影片,亲自挑选音乐,亲自混音。但克莱芒仍是个奴隶,而威尔斯却是诗人。我热情地向你们推荐诗人们的电影

    威尔斯将一部可怜的侦探小说搬上了银幕,将犯罪的情节简化到足以配合上他最喜爱的油画一一个矛盾的怪物的肖像,他自己扮演自己一的程度,在这下面,他设计了最简单的道德观念:绝对的道德和绝对主义者的纯粹。

    威尔斯是个善变的天才,他向观众布道,他似乎很清楚地告诉了我们:我为自己的懒散而抱款,如果我是个天才,那不是我的错,我快死了:爱我正如《公民凯恩》、《陌生人》( The Stranger)、《安倍逊家族》和《阿卡丁先生》一样,两个人物互相对立怪物和值得同情的年轻主角。要做的就是令怪物越变越像怪物,让年轻的主角越变越可爱,直至我们被引导,为伟大的怪物的尸体而真心地流泪。这世界不想和异常情况发生任何关系,他们只想和例外情况—如果他是个不幸的人,是纯粹的终极难民发生关系。幸运的是,威尔斯的体型令他没机会扮演希特勒,但谁知道说不定哪天他会不会逼着我们为戈林的命运哭泣呢?

    在本片中,威尔斯自己扮演了一个残酷和贪婪的警察,一个王牌侦探,十分出名。因为他只凭直觉办案,所以不必费劲去找证据就能找到凶手。但由普通人组成的司法系统却不能毫无证据就作判决。于是,昆兰/威尔斯侦探养成了为赢得官司、见证正义获胜而制造证据、寻找假证词的习惯车里的炸弹爆炸之后,一切都已错得够可以,只需再让一位正在度蜜月的美国警察(查尔顿·赫斯顿Charlesheston饰演)来干涉昆兰的调查就可以了。两人之间发生一场猛烈的战斗。赫斯顿找到了对威尔斯不利的证据,而威尔斯则制造出相反的证据。在一个充分说明威尔斯可以比谁都更好地翻拍萨德小说的狂乱段落之后,我们在旅馆里发现了赫斯顿的妻子,赤身裸体,被毒死了,而且看着就是杀死亚金·塔米洛夫的凶嫌。但亚金其实被昆兰杀死的,亚金当初还天真地帮助了他

    和《阿卡丁先生》一样,值得同情的主角要做出一个卑鄙的举动,才能制服怪物:赫斯顿用录音机录下了一些决定性的语句,那是足以摧毁威尔斯的证据。影片的想法在这个结尾中得到了很好的总结:卑鄙和平庸战胜了直觉和绝对的正义。世界的相关性令人感到恐惧,一切都是相同的—道德上的不诚实,公平概念中的不纯。

    如果说怪物这词我用了数次的话,那仅仅是为了强调本片乃至威尔斯所有影片中的幻想精神。所有那些并非诗人的电影人都会求助于心理学来令观众迷失方向,而那些心理电影的商业成功看上去似乎也是他们那么做的好理由。“所有伟大的艺术都是抽象的”,让·雷诺阿说过,而我们是无法通过心理学来实现某种抽象的,事实恰恰相反。另一方面,抽象或早或晚都会溢出来盖过道德,盖过我们惟一关心的道德观念:艺术家发明和再发明的道德观念。

    所有这些都和威尔斯的假设—平庸的人需要事实,不平庸的则只需要直觉—混合得很好。那便是巨大的误解的来源。如果戛纳电影节主办方当初有足够智慧邀请《历劫佳人》而非马丁·里特( Martin ritt)的《夏日春情》( The Long Hot Summer)这样的电影(威尔斯在该片中只是一名演员),那他们的评审团又是否会有足够的智慧来看到这部影片中所蕴含的全世界的智慧呢?

    《历劫佳人》唤醒了我们,提醒我们在电影的先锋人物中既有梅里爱(Melies),也有傅雅德(Feuillade)。这是部魔术般的电影,令我们想到童话:“美女与野兽”、“拇指汤姆历险记”、拉封丹的寓言。这是部令我们感到有点自叹不如的电影,因为它的创作者想东西比我们更灵活。更厉害的是,当我们还沉浸在他上部电影中时,他已经又向我们抛来了另一部杰作。这种速度来自哪里,这种疯狂、这种沉醉?

    愿我们总能有着足够的品味、感性和直觉去承认这样的才能是宏大的美丽的。如果影评人出于手足情意而寻找攻击本片—部艺术而且仅仅是艺术的明证的电影一的观点的话,那我们也只好眼看着这场小人物攻击格列佛的滑稽戏了。

    链接: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 萨莎·吉特利 《杀手和小偷》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 坏人萨莎·吉特利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马克斯·奥弗斯 《倾国倾城欲海花》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沟口健二 《赤线地带》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雅克·塔蒂 《我的舅舅》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市川昆《缅甸的竖琴》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木下惠介 《栖山节考》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英格玛·伯格曼的作品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英格玛·伯格曼《呐喊与低语》

    特吕弗 《我生命中的电影》:建造者布努艾尔

     

      美文精选网
      大发快3计划